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万通冯仑其实我是一个好党员

2018-11-02 12:34:29

万通冯仑:其实我是一个好党员

冯仑是万通控股的,亦是“万通六君子”———王功权、冯仑、刘军、王启富、易小迪、潘石屹中的精神。万通发迹于上世纪80年代的海南,其早期创始人如今都演变为中国民营企业家中的热门人物,比如近“私奔”的王功权。  冯仑很活泼,很有趣,有点品位,有点随意。当你被他冷不丁冒出来的段子逗得捧腹时,他却盯着你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:“其实,我是一个好党员。”  冯仑说他15岁入团,20岁入党,22岁进入中央党校,毕业后在国家机关工作。虽然后来被市场经济的大潮冲下了海,但是冯仑强调道:“从商之前的经历对我人生的影响是决定性的。”  理想:让中国变得更好  冯仑说,自己的理想就是改造中国,让中国变得更好。他觉得现在的中国还不够好。当初他是因为这个原因入了党,现在他又因为这个原因从了商。不论是坐在中央机关的办公室里居庙堂之高,还是戴着安全帽在建筑工地上处江湖之远。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,“男人一旦相信了这个,就和女人相信了爱情一样,拦都拦不住。”冯仑说。  一年的365天,冯仑有192天是在空中度过的。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专访的前一天,他在山东,在山东的前一天,他在上海,在上海的前一天,他在飞机上,飞机上的前一天他在斯德哥尔摩。而现在还在面前谈笑风生的冯仑,第二天将出现在首尔,与韩国乐天集团讨论商业不动产下边的散售和管理问题。  这是冯仑现在践行理想的工作方式。  如果我们将时间倒回到27年前,1984年,那一年冯仑25岁。他从中央党校毕业,份工作是留校任教。可是冯仑主动要求组织将自己下放到武汉去挂职锻炼。一年后的1985年,冯仑回到了北京,参与了中央政治体制改革。此后,冯仑进了中宣部,再之后进了中央体改委下属的体改所。  彼时海南刚刚建省,冯仑主动要求带两三个人去海南筹建海南体改所。走的时候,冯仑手里攥着一张一万台彩电的批条,这是他们的开办费。时年1988,冯仑29岁。  这基本上是冯仑从商之前的经历。  “你知道什么是党性么?”冯仑笑着问《经济参考报》,接着又自己回答道:“党性就是自我批评,不断的检讨自己。”  自省于是成为万通贯穿始终的企业文化。冯仑在其着作《野蛮生长》一书中写道:“万通集团公司从一创立就把自己的生日(9月13日)确定为‘反省日’,以求自警自省、不断进步。”  他进一步写道:“……我们在‘反省日’的讨论和自我检查……找到了根治‘原罪’的正确方法,那就是‘资本社会化、公司专业化、经理职业化、发展本土化’。”  民营企业能够坚持5年的只占到7%,10年的只有不到1%,万通活了20年,而且活得还不错。冯仑说:“这肯定不是运气问题。”  政策: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很重要  “好党员”冯仑认为改革开放是我党的伟大成绩。而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就是带动了民营经济。冯仑认为政府建设一个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是很重要的。据他统计,民营企业解决了70%的就业,50%的税收,却只占用了30%的公共资源。  今年3月下旬,冯仑卸任万通地产董事长,转而担任万通控股的董事长,将未来工作的重心放在了资本运营和基金管理上面。在今年更早时候的万通2011投资者大会上,冯仑透露万通实业正式更名为“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”,未来将涉及房地产开发、园区地产、基金管理和资产管理等领域。集团会先将主营工业地产的万通公社推上市,并于3年之内推动万通控股整体在海外上市。  万通此次的转型,是冯仑再次“站在未来安排今天”的结果。  冯仑说他从一年前就确定,传统地产开发的路子将会很难走。因为房地产开发是一个中长期的业务,周期比较长。而政策的密集出台,增加了企业预期的不确定性,为企业短期和中期的决策带来很多困难。“这8年出了四五十个文件,几个月一个政策,一个说法。比如我刚买了一块地,很贵,突然政府说,限购。可是我的东西都已经设计出来了,我又不可能把它改成经济适用房,因为地价当时不是按照经济适用房的标准制定的。而卖土地的政府方面,又不退给我钱。而又有政策说,土地两年不开发就要收回。我觉得政府要么就把地价降下来,因为我一半的顾客现在不能购买了;要不就让我开发可以慢一点,因为我销售的也慢了;要么就退点钱给我。”冯仑略带情绪地表示。  冯仑并不是个对政策表达不满的人,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,任志强就频频为开发商喊冤,阳光100董事长易小迪更直言,本轮调控未解决房地产市场存在的根本问题。和冯仑一起创业的潘石屹也在多个不同场合用“房价的问题不要问我们开发商,应该去问政府”来回应关于房价的提问。  冯仑觉得解决这些问题很简单,就是放开市场,他举家电业为例:“以前每一个省都有一个国企,现在没了,不是更好了么,家电比原来差了吗?”冯仑认为,政府只要把竞争领域丢给市场,提供公共服务,同时建立法制化的市场竞争机制,一定会比现在好。  冯仑认为我党的成绩,就是实行经济体制改革,发展以民营经济为主的混合所有制经济。他觉得我党应该坚持正确的道路,不能放弃。  未来:重心转向商用不动产  “我认为未来10年,伟大的房地产公司会出现在非住宅领域。”冯仑说。所以万通在商用不动产和其他的不动产创新上下更多的功夫。冯仑说,创新让万通对土地的依赖减少,让房地产公司发展的空间更广阔。  早在去年,冯仑就曾撰文预言,未来两年住宅价格将下降50%至60%。他认为,1999年开始,房地产被确定为国民经济的重要增长点,房地产的功能强调经济增长、消费、投资,兼具保障、福利。而去年开始的一系列调控政策表明,房地产的功能将转向强调保障、福利、公平功能,不强调投资、消费的功能。 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也曾表示,随着全球货币开始紧缩,利率水平可能会在2012年恢复正常,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或随之破灭。他认为,上一个房地产泡沫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破灭,而这一轮的房地产泡沫一旦破灭,土地价格下跌70%也没什么好惊讶的。  所以冯仑开始将万通的重心转移到商用不动产上面,他认为,这是配合中国经济社会和城市化发展做出的决定。在人均年收入7000美元以前,住宅在全世界都是核心问题,7000美元之后,城市化的发展带来多样化的需求,购物中心、学校、写字楼、商场、体育场、歌剧院等等,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商用不动产上升空间很大。7000至25000美元是商用不动产快速发展的时期,再往后将是不动产逐步金融化了。  冯仑觉得,房地产往下走,就是制造业、建筑业,往上走就是服务业、金融业。  作为一个“好党员”,冯仑觉得应该带着万通往上走,因为保持“先进性”,是冯仑热衷的事情。在《野蛮生长》中,冯仑回忆道:“我有一个病根,从小就喜欢学先进。”实习 邵帅  侯云龙

石磨面粉机
工程降水
钢管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